一只茶叶owo

励志成为高产的小天使【并不可能】o( ̄▽ ̄)

 《蜜汁红线》  Chapter.3    
啊想了想还是改掉了名子ww,毕竟这样才符合咱智障一般的文风【雯枫:有人说我智障?!】这个系列大概属于无脑的日常向,这章比较偏瑞嘉大家注意( ̄ω ̄;)【其实并看不出来谁是攻】

《被迫相遇》
本章标题全名:
《不甘被闪瞎双眼的孩子们报团取暖的励志故事》
自从金出现以后,嘉德罗斯表示自己十分凌乱,源头大概就是自己要去干什么,不去找格瑞打一会总觉得不自在,但转念一想——格瑞身边的那个渣子...总觉得格瑞很关心他啊,我要是去的话格瑞会不会不爽...这是嘉德·排行榜第一名的熊孩子·罗斯有史以来第一次为别人着想。啊啊,算了,没了他本大爷还活不下去怎么着?!抱着这样的心情,嘉德罗斯大摇大摆地拉着雷德和祖玛来到了餐厅,准备把这里的高热量食物洗劫一空,以此来减少自己的烦恼——反正他除了脸哪都不会变胖。但是他的想法是错误的,当他咬下第一口汉堡的时候瞥到了旁边的雷德和祖玛——雷德因为昨天和前天,大前天晚上偷吃了所有食物而造成他现在被祖玛惩罚暂时不许吃甜食的下场。当然这种情况是不会持续太久的,在雷德第三次趴在桌子上像小孩子一样撒娇时祖玛终于把手上的冰激凌给了他。雷德一口咬下去三分之一的冰激凌以后扯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随后祖玛罕有地说了句:“就一次...”拿起了旁边的纸巾擦掉了雷德嘴角上残留的甜品。只留下那人在原地傻笑。嘉德罗斯面对这种能够闪碎墨镜的光芒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放下汉堡抛弃雷德和祖玛去找格瑞。“怎么感觉雷德和祖玛最近怪怪的...”嘉德罗斯走出餐厅后小声地抱怨了一句。他有种雷德和祖玛才是老大的感觉。
格瑞现在也觉得自己十分凌乱。发小金突然过来参加凹凸大赛让他措手不及,措手不及就算了,还时不时撒个娇,撒个娇也没什么但是这头金发我怎么总是看成嘉德罗斯?!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应该出去走走...“格瑞!我和紫堂幻约好了一起去刷积分你要不要一起?”推开门,看到的是金,只是,,,这次的手臂搂住了紫堂幻。这让格瑞有些惊讶,不过他也没太在意,因为自己正好想要出去活动一下。紫堂幻和金因为实力实在有点低,所以选择了最初始的低级森林开始练起,所以格瑞在这种地方也十分轻松。同样的,在他开始处理第一只怪物的时候就瞥到了不远处的金和紫堂幻——紫堂幻与他的斯巴达小分队被怪物一把pia飞在地上还被踩了好几脚,金像是发狂一样突然把攻击力提升上去让那只怪物吃了一连串矢量攻击,以至于那只怪物最后瘫倒在地变为积分。金以最快的速度跑到紫堂幻旁边后把他扶起来“紫堂幻?醒醒,你还好吗?”“啊,我没事的啦....但是只能拖你的后腿呢...qwq”【不要问我紫糖小天使为什么可以用颜文字】“哪有的事嘛!紫堂也很厉害的!”“...你能这么想真好......”“嘻嘻~”金挠挠头,对紫堂幻笑着说“那先去休息一下吧!”接下来的事格瑞有点后悔自己没戴墨镜出门。“呐 ,包扎好辣,感觉怎么样?”紫堂幻看着自己伤口上那一堆乱七八糟的纱布 ,不禁觉得有点头痛。“嗯....我来教你一些包扎方法吧!”“嗯嗯,我会认真听的哦!”金把头斜靠在紫堂肩膀上,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地方把头靠在上面。“金...把头移开啦...”“不要~这里舒服!”紫堂幻面对金的撒娇,脸上一片绯红,扶了扶眼镜,开始了他专属金一个人的讲座……此时格瑞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去找嘉德罗斯打一架才能平复自己的心情,他们真的是来找我帮忙刷积分的?!于是格瑞扛着自己的菜刀烈斩开始了漫无目的的寻找。
两人最后相遇是在傍晚......
因为嘉德罗斯途中被某只狐狸精暗算了之后陷入了人海和一堆机关里......一波人被打飞后又是一波冲了过来,像是永远都打不完的节奏,期间鬼狐的机关还会来捣乱。嘉德罗斯此时正生无可恋地挥动着自己的神通棍,嗯,在此之前已经挥动过30分钟了。向来都进行爆发型短时间战斗的自己显然很吃力。但是这也没办法,他可不想栽在鬼狐手里。终于在人海里寻找到了一个突破口,毫不犹疑的冲了过去——很好!暂时脱离了!只是还有一大帮追兵而已!一大帮追兵而已!追兵...而已...已
嘉德罗斯从来没这么狼狈过 ...狼狈到捂着伤口被一群人堵在墙角。正当那群人冲过来时...天降正(zhen)义(ai)格瑞扛起嘉德罗斯就是200米空中直线冲刺。把嘉德罗斯放下后面部毫无波动地问:“你这又是什么新套路,诱敌深入么?”“......(。ω。;)意...意外!”“......”“......”“咕噜咕噜....”“饿了?”“嗯”随后格瑞又是一场200米冲刺,把嘉德罗斯扛到餐厅椅子上————但是格瑞现在怀疑自己面前的人,他的胃是无底洞。餐桌上的盘子已经叠到快要半个人高......“你那些伤...没问题?”“唔,唔哇喔哇唔……(切,本大爷当然没事,就是中午没吃饭饿了而已)”没错格瑞真的听不懂嘉德罗斯嘴里塞着汉堡到底在说什么,看到他嘴角的汉堡渣(搞不清楚是肉渣还是面包渣还是色拉酱就姑且...这样叫吧!)叹了一口气。“别动。”“?”随手拿起手边的餐巾纸,帮那人擦了擦嘴角。一瞬间两人都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出于尴尬谁都没有说出来。“我...先走了。”嘉德罗斯回想起早上雷德和祖玛只觉得自己应该快点离开,并没有想太多,迈开腿就是走——“duang”的一声与大地母亲来了个亲密接触“你...没事吧。”“(。ω。;)啊痛!这怎么回事啊喂!!”“....【扛起】”


《红线缘》 起个正经标题假装这是篇正经文

 《红线缘》Chapter.2    惨案
      本章标题全名:《因为一堆积分而引发的惨案以及莫名的吃醋和低语》借用了原剧的一些场景ww,逻辑十分混乱qwq,萌瑞金和金瑞的小天使慎入!哦我真是丧心病狂还能不能做个普通的茶叶【手动滑稽】

   眼前的人明明还是个小孩子,但是......这种眯着眼睛,嘴角微笑弧度不偏不倚正好符合“嘲笑”,在岩石上用鼻孔看着人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啊!格瑞对此只是认为是小孩子的挑衅,便不加理会。早就听闻本次大赛中的第一名竟然破天荒的是个9岁的小孩子,但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自大到了这种成度。摇了摇头,把刚要上升的怒气压下去,准备换个地方刷怪。“啧,这么没意思啊...连生气都不会~~”男孩的声音慵懒极了,就像刚睡醒的野猫一般。没错,野猫,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安静和乖巧。“喂,你不会是哑了吧?”没有一句话是温顺的。“给你2分钟,离我远一点。”“原来会说话啊...远一点——是吧!”本来以为这个小野猫应该走了,谁想到身后的人二话不说直接给了他一棍子,还好格瑞反应够快,不然......这一下,足够结束自己的生命了。“你疯了?!”格瑞没想到这家伙可以这么疯狂。“你说谁呢?渣——渣!”但其实嘉德罗斯也不知道自己想干嘛,就是单纯地想和这个人痛痛快快打一架,不然总觉得心里不舒服。任性的继承人当然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既然想打——那就打去呗!嘉德罗斯并不是做事缺根筋,只是处理方式简单直接,想做什么不惜一切去做就可以了。两个人都比对方想象的强大,所以难免会有想要分出胜负的念头,这样的战斗对于好战分子嘉德罗斯更是千载难逢,毕竟——无敌真是寂寞。以前一直没有碰到对手,今天,可终于能让这个孩子在战斗中找到点乐趣了,当然...随之发生的是——两个人从嚎哭地穴打到寒冰湖,从寒冰湖打到鬼天盟基地……,也就是从嚎哭地穴穿越所有知名地点,一直打到大厅,路过的所有地点,没有一个能完好无损,似乎就怕哪个人不知道排行榜的第一名和第二名打起来了。直到天上掉下来了个不明物体——也就是金。对于这种天降花式劝架,嘉德罗斯对此表示不爽,一是他不喜欢有人打断他,二是......他自己也不怎么想承认的——看到那个渣渣对格瑞那么热情好不爽。这是嘉德罗斯的原版感受。对此嘉德罗斯只是安慰自己:自己只是因为觉得那个渣渣太傻了才会这么生气,一定是的!嗯没错!一定!一定?……好像又不一定。

没错他还是个孩子,并不会安慰别人更何况是自己,而且越安慰越糟糕。而格瑞却不怎么希望能再和这个好战分子打一场,因为这实在太累了,谁知道这只野猫会做出什么事来。但是在那一天罗斯走后看到金在自己旁边抱着胳膊撒娇的时候看着那头金发竟然鬼使神差地呢喃了一声“罗斯...?”随后立刻僵硬地去看金的表情——呼,还好,没听到。我应该是最近太忙了才这样的,一定是,一定是刚才跟嘉德罗斯打的太累了,嗯都怪嘉德罗斯,等等,怎么又想到他了?!

 @今天的屠魂依旧抱着格瑞瑞的大腿 



《红线缘》 假装这是篇正经文=w=

《红线缘》    嘉瑞   

嗯大家好这里励志生产小甜饼的茶叶,某天不知道断了哪根筋于是就想产粮=w=,感谢莫子小可爱提供的红线梗!cp攻受不定!暂时就先...嘉瑞吧!下面是正文!


Chapter 1  错缘

   “女儿啊,你已经长大了,不管怎样,都要掌握牵红线的方法啊!不然怎么成为下一代的月老!”“啊啊,知道了!不就是牵线吗,牵给你看!”说罢,女孩放下手里的游戏机,盘腿坐了起来,懒洋洋地挥手施法,随便将柜子上的两个人偶和红线拿了过来,眼里很是不屑。满脸白胡子的月老瞪大了眼睛,预感到情况妙,“别!先别牵!”“切,马上就好了嘛!我牵完再说!”嗯,然后就牵上了。“你连姻缘谱都没看怎么能乱牵啊喂!!”“啊?姻缘谱是什么?”“完,完了啊啊啊啊!”房间里一阵哀嚎。


地点:凹凸世界  嚎哭地穴

   凹凸大赛已经开始有一段时间了,大家对于积分这种东西,自然是互不相让,恨不得睡觉都去刷怪,——格瑞也不例外。嚎哭地穴可是大赛里出了名的刷怪圣地,只是...你要先保证自己不会被里面的机关打死,嗯,只要稍不留神就功亏一篑。(´இ皿இ`)我,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地穴!不过还是有人愿意去赌一把的。至于赌的结果怎么样.....我(zen)才(neng)不剧透。【剧透:有的人赌着赌着就把积分和自己整个人生的三分之二全都给别人了。真是可爱。】

格瑞面前的怪物们奄奄一息,只剩最后一刀的时候——天降棍(zhen)子(ai),正好收掉了这波积分。“嘿,这波渣渣的积分,我不客气了啊!”金黄色的头发即使在黑暗的洞穴里也还是一如既往的耀眼,虽然格瑞并没有看过这几撮金毛。MMP【划掉】 来了个麻烦的家伙...格瑞心里这样想。


茶叶:怎么越写越觉得有点像写王者的信白cp    Σ(っ°Д°;)っ

 @一只莫子ouo